正当她皱着小脸

时间:2017-01-13 14:23点击:
  
 
    “嘻嘻,哥哥。”
 
    她缩着身子,在哥哥的怀里挤了挤,舒舒服服的躺下。
 
    荒野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棉花田。此时的棉花上已经结满了棉桃,了无边际的白色铺满了大地。那是一抹极有侵略性的白色,侵占了人所有的视野。仿佛一时之间从南方的荒原瞬移到了北方的雪原。
 
    一条波光嶙峋的大河出现在了前方,河上水汽蒸腾。河道两岸,是一台台体型庞大的蒸汽抽水机,正喷吐着黑烟,轰鸣阵阵,将河水抽到田间的沟渠里。
 
    这是戈达瓦里河,发源于比利斯山脉东麓,由山上的积雪融化而成。从东西方向横穿了德干高原。由于它充沛的水量,戈达瓦里河两岸的土地是整个德干高原最肥沃的土地。这里出产着最优质的棉花,产量占了整个高原的百分之60。
 
    一群奴隶站在棉花田里,采摘着田里的棉花。有诸夏人,兴都斯坦人,尼格利陀人和蜥人。他们戴着沉重的脚镣,眼神呆滞而麻木,衣不蔽体,身上满是被棉花割出的血痕。每当有人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便有监工挥舞长鞭咒骂着抽在了他们的身上。
 
    看着他们毫无希望的眼神,李琯感觉到一股从心底升起的寒意,往哥哥的怀里挤了挤。
 
    李牧知道这些棉田都是黄家的,黄元因是殖民地最大的奴隶主与种植园主。
 
    他的庄园遍布戈达瓦里河沿岸。实际上沿岸最肥沃的土地早就被这些产业主们分割完全。自耕农的田产通常只在偏远贫瘠的地方。
 
    因为机械化农业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廉价的奴隶成为了机械最好的替代品。高强度的劳作,让奴隶的生命短的惊人。一个成年的男隶,基本活不过五年,而未成年与女隶的寿命就更短了。
 
    诸夏对中尼亚斯的侵略在十年前以大获以全胜告终,并与德干殖民地的军队一起,将衔尾蛇们赶进了比利斯山脉。
 
    战争期间,诸夏无暇更多地管束殖民地,放松了对德干殖民地的各方面限制。而另一方面,议院因权力斗争,殖民地总督调动频繁,政策多变,极不利于对殖民地的控制。
 
    战争结束了,中州认为殖民地应该为自己在战争中获得的好处付出足够的代价,一些有识之士也意识到,随着中尼亚斯对殖民地的威胁结束,殖民地会觉得没有中州也行。加强对德干高原的控制变得格外迫切。
 
    从八年前开始,在财政部开始对殖民地实施了许多新政策,以试图更为直接的控制殖民地的经济与统治。
 
    他们限制了殖民地所能拥有了工业种类,德干高原甚至不能够拥有日产量超过50吨的炼铁厂。纺织厂也在取缔的范围之内,殖民地甚至丧失了向中州出口成品棉布的权力。
 
    这激化了殖民地人民,尤其是那些大产业家与中州直接的矛盾。
 
    被赶进比利斯山脉的衔尾蛇开始卷土重来,并且愈演愈烈,他们开始攻击驻军,袭击总督府。德干高原的局势开始急转直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新tt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