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急刹

时间:2017-01-13 14:22点击:
  
  “李琯!你干什么呢!坐窗台上!快下来!”
 
    他看见半个身子悬在空中的李琯,一直十分冷静的他,心都满跳了半拍。
 
    李琯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就从窗台上摔了下来。
 
    :第一卷终于结束了
 
    感谢书友龙蛉和落月陨光的打赏
 
 第四十四章 在路上
 
    滚滚黑烟从火车头上吐出,拖着载满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籽棉的车厢,仿佛一头疲惫不堪的老牛,行驶在荒野的铁轨上。
 
    因为油气资源的枯竭,这些老式的蒸汽机车头被从历史的故纸堆里翻了出来,重新发挥余热。
 
    能源的枯竭让人民的生活水平后退到了战前十九世纪。没有足够的电力,水泥厂与砖厂只能少量开工。缺少足够的建材,废墟重建只是镜花水月。
 
    现在的德干殖民地,只有三座城市,分布在广袤的殖民地三角,其余的都只是零零落落的小村镇,仿佛珍珠一样撒落在这片荒原之上。
 
    这些运棉的车厢是c64k敞车,有端壁,侧壁和地板,没有车顶,向上敞开。因为荒原上的几乎不会下雨,通用性很强的敞车几乎占了货车总数的70以上。
 
    为了保证余裕,货车总是会多带一两节车厢。这给了车组们捞外快的机会,他们经常会私下搭载一些付不起客车车票的乘客。
 
    李牧四人就这样乘上了一辆开往新临汾的货运火车,躺在了一节装的半满的车厢里。杨晓叶也跟着他们一起,她是小镇里唯一见过李牧和李琯真面目的人,他不放心将她留在镇子里。
 
    他们没有坐客车,而是坐了货运火车。因为这些货运火车不需要像客车那样登记身份,可以防止有人追查他们的踪迹。
 
    如果衔尾蛇的人足够机警,很可能已经从那些被救出来的孩子身上拷问出李琯便是拥有圣子资质的儿童了。
 
    虽然他们可能会误判她已经死在了钻地炸弹的爆炸中,但李牧依旧没有掉以轻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身下未经过脱籽籽棉,不像经过轧花处理过的皮棉,十分的绵软,躺在上上面还是十分的舒服的。李琯有些兴奋,她还是第一次坐火车,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跪在了棉花上,双手扒着侧壁,她小小的脑袋探出去,看着铁轨两旁飞速后退的行道树,和远处烈日下的苍茫原野。
 
    车厢底下传来车轮压在铁轨上的咣当咣当声,迎面吹来的是带着一股煤灰味的热风。她小小的眉头翘着,脸上满是惬意。
 
    “从楼上摔下来,还没长记性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新tt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