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哥哥一起睡

时间:2017-01-13 14:24点击:
  
“一起睡没关系,千万别尿床啊。”
 
    他刚说完,就吸了一口冷气,李琯捏住了他腰间的软肉,用力的拧着。
 
    “不许提我尿床的事!”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便会作一些奇怪的噩梦。所以她晚上会很怕黑,即使尿急的不行,也会憋到第二天白天再去上,经常不小心尿在床上。
 
    这个症状在她年长了一些之后渐渐消失了,但李牧却牢牢的记住了她以前尿床的窘态,不时拿出来打趣她一番。
 
    “好啦好啦,别生气啦,快睡吧。”
 
    他用手指勾了勾她的小鼻子。
 
    “哼!”
 
    李琯枕着他的手臂,背过身去,不去看哥哥那张讨厌的脸。
 
    一百二十年前,中州的南洋贸易公司派遣了三艘船,有章光北船长率领,前往南亚冒险。这家公司是由私人合资的股份公司。根据战前的资料,德干高原拥有珍贵的云母和铀矿,投资者都指望在这类冒险中获利。
 
    由于重油的短缺,他们驾驶的是铁壳帆船。南洋强大的风暴摧毁了其中一艘,另外两艘也变得残破不堪。
 
    但他们还是安全到达了德干高原。最初,286个移民中只有45个活到了第二年,新拍来的人也很难存活。
 
    致死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地高剂量的辐射浓度,营养不良的移民抗辐射能力极差。土著兴都斯坦人的骚扰也带来的大量的死亡。
 
    所幸他们发现的储量巨大的云母矿给了南洋贸易的投资者们极大的信心。源源不断的支援从中州输入,让他们在当地站稳了脚跟。
 
    新临汾便是在那时候建立的,它最初只是一个矿工们的聚居地。大量被南洋贸易公司输送而来的矿工们,建立了最初的新临汾。
 
    急功近利的投资者们搞砸了一切。他们不愿意在建设居住点上花费财力和精力,也不重视必要的粮食生产。而是在第一个云母矿枯竭后,强迫矿工们在充满危险的荒野上寻找新的矿场。
 
    他们对殖民地实行恐怖的军事管理,逃离者一旦被抓获将处于死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新tt娱乐官网